冷兔笑话,高质量段子每日更新。

老王 类别下的笑话

高考专业咨询

高考结束了,有些家长来咨询要不要让孩子报考土木工程专业。作为一个曾经的土木人,我认为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,要辩证地看待,要视孩子具体的情况而定。 如果确实是亲生的,就尽量不要。

老王最近老唉声叹气

问为什么?答:隔壁老打孩子

爸爸救我

昨天做了一个梦,梦到一个小孩对我说,"爸爸,救我,救我"。我好奇的问怎么救,他说"有人向你借钱你别借"。第二天,我朋友向我借两千块钱打胎。。

蹭wifi

儿子问:粑粑,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?
粑粑:这个...这个...是我从网上下载的。
儿子又问:可是咱家今年才有网络,而且我都5岁了。
一旁的妈妈为了给粑粑打圆场说:傻孩纸,是蹭隔壁王叔叔家的WiFi。

哈哈

邻居家的小孩到我家来玩,把我的iPad玩坏了,我就问他问什么要站在iPad上面,他说:我以为是电子秤。那为什么要蹦来蹦去的呢,他说以为电子秤不灵了。
我TM真想把他打一顿,但是想想毕竟是自己儿子还是算了。

疼痛转移

丈夫送妻子到医院生产,医生对他们说,他发明了一种机器,能把母亲生产的疼痛转移给孩子的父亲。

医生问这对夫妇愿不愿意试一试,夫妇俩一合计,决定试用。

起先,医生把疼痛转移度调到10%,还解释说即使是10%的量也可能会让父亲难以忍受。

随着妻子生产的继续,丈夫感觉很好,并请求医生 把度数调高点儿。

医生把疼痛转移度调到20%,丈夫依然感觉良好,医生检查了丈夫的血压,一切正常,医生吃惊不小。

因此,他们决定调到50%,而丈夫依然感觉不错。

疼痛转移机显然对其妻子帮助很大,丈夫便要求医生把所有的疼痛都转移给他。

妻子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婴儿,一点点疼痛都没有感觉到。

她和丈夫特别高兴。

但当他们到家时,看见隔壁老王手握钥匙,倒在了家门口,没气了。

未婚妻的婚检结果

-"哟,小张你好啊!"

-"大夫你好,我想知道我未婚妻的婚检结果。"

-"啊,好。你邻居小王他未婚妻身体很好,没有艾滋病。"

-"大夫我是问我未婚妻啊!"

-"关于你未婚妻有没有艾滋病这个问题受法律保护我不能告诉你。"

真实段子

很久以前就听说对门住着一个非常热情的老外,但是一直没有见过本人。


老婆总说:你看看人家对临居们多热情。我是个不愿亏欠别人的人,所以我也对他家和他孩子尽可能的热情。


有一天孩子回来高兴的说,对面的叔叔说他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。我老婆一听乐的和花一样。我没有说话,心想怎么可能,首先他老婆就不同意。


直到有一天,我们在楼道口遇到了彼此。
热情的老外立刻上来和我打招呼:Hello, famous Mr Wang. My wife and my son always talk about you. Nice to meet you.


我也马上礼貌的回了一句:Hello. Wangsir. Nice to meet you, too.

网易小编

小编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回到了二十年前的一个晚上。他发现一向和蔼可亲的邻居王大爷,正在爬他们家的窗户,便冲过去大喊一声。王大爷落荒而逃。这时小编发现自己的身体慢慢消失。可惜,一切都晚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老王觉得最近老婆有点不对劲,老是整天整天不回来,就偷偷看了她手机,竟然发现她和她老板的聊天记录。

老板:"周六,苛?"

女神:"昔。"

老板:"呵?"

女神:"啖。陶渊明。"

女友呼吸有点慌,求问是否在喝汤

女友异地性乖张,最近火气有点强。
上个周末见面刚,生理心理较为康。

马上年底压力涨,电话十点占线忙。
打通呼吸有点慌,她说只是喝热汤。

婚检结果

-"哟,小张你好啊!"
-"大夫你好,我想知道我未婚妻的婚检结果。"
-"啊,好。你邻居小王他未婚妻身体很好,没有艾滋病。"
-"大夫我是问我未婚妻啊!"

-"关于你未婚妻有没有艾滋病这个问题受法律保护我不能告诉你。"  

今天去应聘

到了经理那一关了,经理看了我的资料好久,幽幽的说一句,我认识你爸!
我心里一喜有关系了,然后他又说就是以前上学天天打我的那个。
我心里咯噔一下想扭头走呢,他接着叹了一口气说,明天来上班吧!
你们说我是去还是不去呢?

二十多年了,交易员小明雷打不动的三点下班

今天变了,当券商交易员小明拖着疲惫的身躯提早回家的时候,一开门,老婆尴尬的说,那啥,你别误会,老王只是过来借水壶。

男子闻到妻子内裤有味道

据媒体报道,高雄市一名蔡姓男子今年2月过年期间在家中清洗衣物,闻到妻子内裤竟有疑似别的男人的精液味道,怒告妻子通奸,并声请检察官鉴定DNA。最后 果真验出精液反应,且"隔壁老王"就是他怀疑的郑姓室内设计师。高雄地检署昨天(10日)依通奸罪将蔡妻和设计师一并起诉。

  起诉指 出,去年蔡男发现妻子与郑姓室内设计师过从甚密,怀疑2人暗通款曲。不料今年2月农历过年期间,蔡男在家洗衣时,察觉妻子的内裤残留不明体液,随手拿起来 闻一闻,竟闻到疑似别的男人的精液味,加上前一晚2人未行房,因此将内裤送到地检署当作控告妻子及郑男通奸的证据,并声请调查局鉴定比对DNA。

  蔡妻、郑男都否认通奸,但检察官依蔡男声请采集蔡妻内裤残余体液送交调查局鉴定后,比对证实含有蔡妻和郑男的DNA,且有证人指出看见蔡妻前一天私会郑男,因此认定2人通奸事证明确,昨一并起诉。

打酱油到底是什么游戏

问:人们总说"孩子上街打酱油",酱油到底是什么游戏这么流行?
回复:酱油不是游戏。酱油是老王的儿子,因为大家都恨老王,就叫自家孩子去打老王的儿子。你想,如果孩子是你亲生的,这样既解恨又防范小王变成未来的老王;万一不是亲生的,嘿嘿,看着老王的孩子们窝里斗不是也很爽?

老王

男:咱俩离婚吧!
女:为什么?我那么爱你。
男:因为老王。
女:原来你已经知道了,原谅我吧。
男:其实我想说"我和老王是真心相爱的"。